安基網 首頁 資訊 安全報 查看內容

服刑10年出獄后,天才黑客眼中的世界變成這樣了

2020-7-11 12:54| 投稿: xiaotiger |來自: 互聯網


免責聲明:本站系公益性非盈利IT技術普及網,本文由投稿者轉載自互聯網的公開文章,文末均已注明出處,其內容和圖片版權歸原網站或作者所有,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觀點,若有無意侵權或轉載不當之處請從網站右下角聯系我們處理,謝謝合作!

摘要: 我曾經在時間之外的某個地方,在鏡子的另一邊,等待著,等待著我什么時候能再次回到社會中去,然而我卻發現了一個我所不知道的世界。編者按:Jesse William McGraw是名為 Electronik Tribulation Army(ETA)的無政 ...
我曾經在時間之外的某個地方,在鏡子的另一邊,等待著,等待著我什么時候能再次回到社會中去,然而我卻發現了一個我所不知道的世界。

編者按:Jesse William McGraw是名為 Electronik Tribulation Army(ETA)的無政府主義黑客組織負責人,在 2011 年因入侵醫院系統以及工控 SCADA 系統而被判入獄 110 個月。服刑期間,他因為使用獄友的賬號登陸計算機而被抓住遭到徹底的技術隔離。出獄之后他目睹了技術在過去十年發生的翻天覆地的變化,以及重大的科技事件。他寫了一篇文章談論了他的經歷。他說,在入獄前 Windows 7 還只是 beta 版本,而如今 Windows 10 控制了一切并剝奪了用戶的選擇權利;以前雇傭黑客還是禁忌,如今黑客是時代的楷模;他曾經認為沒人會去用智能手機,如今人人都在用,包括他自己;比特幣、端對端加密、WikiLeaks 以及 Chelsea Manning,Edward Snowden,Stuxnet;收集用戶數據曾經是犯罪如今則是一個巨大的產業;Facebook 和 Google 滲透到了人們的日常生活中。原標題《After 10 Years in Tech Isolation, I’m Now Outsider to Things I Once Had Mastered

我在2009年因入侵醫院系統以及工控SCADA系統而被判入獄,出獄后,這個世界已經不是我記憶中的樣子了。

我就是這樣成為美國史上第一個因破壞工業控制系統而被定罪的人,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但在我的腦海里卻只覺得像昨天一樣。

你必須了解在美國當囚犯意味著什么。目前,在美國約有230萬人在監獄,而美國的監獄是不提供互聯網的。

無法獲得最新信息

囚犯獲取最新信息僅限于得到批準的報紙、雜志以及電視。大多數囚犯可以使用電腦,裝有專門的監控程序,允許他們以每分鐘0.05美分的價格向得到批準的聯系人發送電子郵件。但這卻不是我的特權,因為我是一名黑客,在聯邦監獄當黑客囚犯也不是那么好當的。

2011年夏天,我正在對我的判決提出上訴。我沒有負擔得起的方式來聯系我的律師,所以我與另一個囚犯達成協議,讓我使用他的電腦,這樣我就可以發送和接收電子郵件。

最后還是被我發現了。囚犯被監獄的特別調查處(SIS)抓獲,說他的囚犯信息賬戶最近有一連串的活動。SIS知道我是幕后黑手,便提起了我的名字。他不僅裝傻,還告訴特別調查處,謊稱他不知道我在使用他的賬戶,一定是我黑進了他的賬戶。

然后,我在沒有經過正當程序的情況下,在一個最高警戒的隔離區被拘留了13個月,而案件被移交給聯邦調查局。有人把這些隔離設施稱為 "黑點",因為它們與媒體、探訪者和律師完全隔絕,所以在那里發生的事情沒有人會知道。

一周只能洗三次澡,每天23小時,每周五天都在狹小的牢房里,沒有空調,沒有風扇,也沒有足夠的通風。那年夏天,牢房里的溫度達到了125華氏度。由于沒有證據支持犯人的指控,我本應被放回普通牢房中。但長話短說,這并沒有發生。

你能想象現在有一年多時間無法獲得最新的信息嗎?如果你被限制在我所在的地方,這將是你最不擔心的事情,要擔心的事情太多了。

失去控制權

在長期服刑之后,我親眼目睹了技術的發展,感覺就像從時光機中走出來。我成為了時間的流放者,與新技術的發展以及全球社會如何隨之發展徹底隔絕開來。

作為一名黑客,我是黑客組織Electronik Tribulation Army的創始人和領導者。我曾經對最新的工具、漏洞和技術趨勢了如指掌。

我曾經對惡意軟件進行逆向工程,制造安全事件,并可以黑掉幾乎所有無人看管的東西。在服刑期間,我從報紙和雜志上讀到了新的技術的進步,但歸根結底,我現在是個“外國人”,是我曾經掌握的東西的局外人。說好聽點,曾經老師現在已經變成了學生。

最近,我得到了一臺新的戴爾Inspiron筆記本電腦。剛從包裝里拿出來的時候,感覺和看起來就像我熟悉的朋友一樣。但當我一開機,迎接我的是Windows 10,我的新敵人。Windows 7測試版發布仿佛只在昨天。Windows 10讓我感到困惑和奇怪。它有一個新的文件系統,我甚至對它的工作原理沒有絲毫好奇。我只是希望我的Windows XP和Ubuntu Linux雙系統能回來。

唯一的辦法似乎就是下載Ubuntu,裝到U盤里,然后安裝到筆記本中。如果我知道Windows 10沒有利用BIOS,而是用UEFI(統一可擴展固件接口)取代了BIOS,UEFI是一種安全的啟動選項,在給予程序運行權限之前會對其進行驗證,我就不會浪費兩天時間去安裝我最喜歡的操作系統了。

Windows已經奪取了控制權。重點是,我已經無法控制了。我討厭這樣,我在谷歌上花幾個小時的時間想要解決這個令人沮喪的難題,但還是一無所獲。

新范式

自從我被監禁以來,其他事情也同樣發生了變化。我不得不問我12歲的女兒什么是話題(#XX),那真是挺尷尬的。"你不是黑客嗎,這都不知道?"她反問我,給我即將消失殆盡的自尊心帶來了最后一擊。

自從我和世界脫軌之后,很多事情都發生了變化。例如,在我的那個時代,做一個職業黑客被認為是一種禁忌,這是一個危險的行當。現在似乎每個黑客都是被公司雇傭的,以至于做黑客已經成為一種常態,無論好壞。漏洞懸賞已經成為許多人的合法收入來源,因為公司允許黑客測試其網絡的完整性,以獲得大筆資金。

好萊塢的電影、書籍和電子游戲中甚至在美化黑客。許多黑客,如美國電視網絡上的 "機器人先生",甚至被描繪成英雄,而不是曾經的網絡反派。全球各國政府都在用數字海盜、網絡士兵來武裝自己。

破壞性網絡武器的擴散已經司空見慣。這已經成為新的事物。當我在網絡上觀察新一代的黑客時,我看到了一些人已經失去了真正的黑客精神。一群被貪婪、報復和憤怒所驅使的黑客。無害的好奇心已經成為過去。

一個與我不再有聯系的世界

當我還在懷念過去熟悉的事物時,世界卻在飛速地向前發展。以下是我在這個令人興奮的新世界之外觀察到的一些事情。

比特幣,世界上第一個加密貨幣(我仍然不確定如何獲得比特幣或如何使用它們)。

智能手機出現在2007年,但從2009年開始取代翻蓋手機。我對我的三星Galaxy A10e上手很快。然而,我想不出如何root它。我記得第一次在電視上看到智能手機的廣告時。"這是有史以來最愚蠢的事情!"我對著電視大喊。"誰會想把油膩膩的手指放在這樣的屏幕上?" 顯然,每個人,包括我自己。

奧巴馬總統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,概述了對互聯網的緊急控制,總統有權關閉互聯網,這可是件大事。

Tor等工具和加密通信平臺的出現,保護互聯網匿名性,端到端加密通信在阿拉伯之春后流行起來。

社交網站Myspace陷入了巨大的失敗深淵,有效地結束了我們所熟知的檔案建設創意。如今,功利主義似乎成了普遍現象。

銀行木馬成為一種流行病。ZeuS、SpyEye、BlackHole和BackSwap等等。隨著越來越多的設備連接到互聯網上,IPv4地址的可用性迅速耗盡,這就是我們所知道的世界末日。

美軍無人機數據被伊武裝分子截獲,使用一個叫做Skygrabber的軟件,價格僅26美元。維基解密運動爆發后,大量的政府機密泄露。黑客組織匿名支持著世界各地的革命運動。

黑客組織"Lulz Sec "出現在這個革命、社會動蕩以及對美國政府、司法系統和經濟不平等日益不信任的時期。 這個由 "匿名者 "成員組成的精英分裂組織開始高調的進行復雜網絡攻擊,讓美國執法部門非常頭疼。

國家安全局(NSA)承包商愛德華·斯諾登成為吹哨人,向記者泄露了9000到10000份NSA絕密文件,曝光了一個名為 "棱鏡 "的大規模間諜計劃,有效地結束了NSA的行動。這是國會的噩夢,新的法律被通過,一些人被解雇。美國政府仍然在進行間諜活動,并且永遠都會。

史上最大最壞的電腦病毒震網病毒(Stuxnet)出現,攻擊了伊朗的核設施,并傳播開來。

大廣告商正在利用元數據收集和繪制任何特定用戶的互聯網行為,以達到內容營銷的目的。我也曾經竊取過用戶的數據。但我這樣做的時候,是一種犯罪。也許如果我給他們發一兩個廣告,就不算違法了?

Facebook和谷歌已經在網絡用戶的日常活動中根深蒂固,以至于與它們無關的應用程序和服務現在都有使用谷歌或Facebook登錄或注冊的選項。

智能家居和智能汽車越來越受歡迎。所有的互聯設備都無線連接到一個單一的命令和控制設備中,這肯定是黑客們的戰場。還有智能手表和智能手環?有沒有搞錯?

網絡中立性(Net neutrality)在美國開始爭取平等對待所有設備的互聯網流量,Backtrack(一套專業的計算機安全檢測的Linux操作系統)逐漸被Kali Linux取代,盡管它們基本上是一種東西。

已故說唱歌手Tupac Shakur的全息圖像出現在科切拉音樂會上。

增強現實技術隨著谷歌眼鏡的出現而進入人們的視野。但由于隱私問題和高昂的價格,谷歌眼鏡很快就停產了。

虛擬現實成為日常消費者負擔得起的東西,方便地與智能手機和游戲機對接。

亞馬遜的虛擬助手Alexa可能是一起謀殺案的證人,法官命令亞馬遜交出錄音。是的,一直在監聽,一直在錄音。

無人機變得非常流行。從玩具到商用無人機再到警用無人機。

勒索軟件又興起了。黑客犯罪分子為了快速致富,開始蜂擁而至,對電腦用戶進行敲詐勒索,威脅破壞個人數據。

人工智能已經實現了量級的飛躍。我在Youtube上看了一段視頻,威爾史密斯“約會”網紅美女機器人索菲亞,畫面笑噴。

政府特務開始公開參加在拉斯維加斯舉行的年度黑客大會Black Hat和DefCon,以招募黑客保護網絡空間安全。

關鍵性的HTML5出現了。

Holograms(全息影像),智能家居,自動泊車,無人機,加密貨幣,元數據,虛擬武器,互聯網開關?我走出了我的時間機器,進入了一個我不再覺得有聯系的世界。

不確定的未來

對我來說,我走到了一個不確定的未來。我看不到有意義的人際交往了,我看到的是一個被點贊和自拍、智能手機和類似技術分散注意力的社會,我常常覺得在這個新的互聯世界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很令人沮喪,因為我沒有隨之改變。

我曾經在時間之外的某個地方,在鏡子的另一邊,等待著,等待著我什么時候能再次回到社會中去,然而我卻發現了一個我所不知道的世界。

(譯者:蒂克偉)



小編推薦:欲學習電腦技術、系統維護、網絡管理、編程開發和安全攻防等高端IT技術,請 點擊這里 注冊賬號,公開課頻道價值萬元IT培訓教程免費學,讓您少走彎路、事半功倍,好工作升職加薪!

本文出自:https://36kr.com/p/765338561604355

免責聲明:本站系公益性非盈利IT技術普及網,本文由投稿者轉載自互聯網的公開文章,文末均已注明出處,其內容和圖片版權歸原網站或作者所有,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觀點,若有無意侵權或轉載不當之處請從網站右下角聯系我們處理,謝謝合作!
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
相關閱讀

最新評論

 最新
返回頂部
创业如何赚钱 幸运飞艇冠亚和值破解图片 河北省排列七 股票行情002296 时时彩个位单双技巧 广西11选5电视剧图表 天津体彩十一选五爱彩乐 内蒙古快三带线走势图 股票行情查询上证指数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时间 上证指数走势图怎么看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重庆彩计划软件 急速赛车小游戏 北京快3一定牛开奖直播 黑龙江福彩p62最新开奖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